丸山凹平

别看了 我是神之子

【EC】Home(短篇/上)

嘤表白我星盾!!!!超级喜欢么么么!!!!!

Sweety我是你的星盾啊:

给wuli保健儿 @宋神猜 的生贺


--------------------------


EC-Home


*电影原著向,接逆转未来设定*



 


 


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刚敲过,整个Xavier青少年变种学院里一片寂静。只有初夏的蝉鸣点缀着暗淡的夜空。


这所学院的主人正躺在二楼的主卧室里,努力让自己入睡。


窗没有完全关上,风微微吹起窗帘的时候可以看见月亮。再过两天就要满月了,Charles在心里盘算着。


他不知道为什么今晚自己格外心烦,平时的他绝对不会为了想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失眠。


他闭上眼睛开始想数学公式——这是他从小学开始就认为最催眠的东西。


 


静悄悄的夜能衬托出一丁点的响声。


Charles猛地睁开眼。


有人正在楼梯上往二楼走来,像个鬼魅一样,带着致命的气息。


不是Hank那种轻快急促的脚步声。也不是Logan,Logan总是踏得很重。


那脚步轻而有力。他记得自己曾经很熟悉。


 


是他。只能是他。


Charles闭了闭眼睛,又任命地睁开。


 


他是往自己房间来的。


Charles一边估算着那人还有多久才能到他的房间,一边觉得那脚步声惹得他心烦,于是他干脆闭上眼睛不去想。


可是他一合上眼,回忆就从身体每个角落不由分说地涌上来。然后他发现自己最想回到的,还是刚刚认识Erik那会儿。他们踏遍各个角落,共同寻找淹没在人群中的变种人。


那时候,他们还是站在统一战线上的。


那也是唯一一次,Erik与他并肩。


而那个人,现在又回来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Charles觉得自己的心跳快得惊人。


他开始安慰自己:没事的,你可以装作安然无事地面对他的,这不是什么难事。


 


Erik轻手轻脚地打开了他的房门,来到床前。


Charles连呼吸都放缓了。


“Charles?”Erik用气音叫了他的名字。


轻柔得让他几乎要落泪。


Erik还俯下身来碰了一下他的额角,或许没有,他记不得了。Erik温热的呼吸正萦绕着他的耳畔,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里。他似乎还闻到了一丝血腥味,但他不敢确定,更不敢细想。


 


Charles感觉出他犹豫了一下,转过身,然后走出房间。


他还没离开这座房子。Charles悄悄用能力感应了一下。


 


Erik绕过了复杂的房间结构,轻车熟路地走到了客厅拿出了医药包。他曾经是最熟悉这座房子的人之一。


他深吸了一口气,鼻腔里都是Charles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事实上,从他一踏进这里,空气中弥漫着的令人安心的味道就让他忍不住再一次有了“家”这个概念。


Erik坐在沙发上,没有开灯,熟练地运用着超能力给自己缝合背上的伤口,一条孤零零的细线牵着一根银针在皮肤和空气间游走。


他不是不痛,而是已经太过习惯于处理这种伤痛。对于他这般经历过太多苦楚的人来说,生理上的小伤算不了什么。


 


当轮椅摩擦地毯的声音出现在身后时,有一瞬间Erik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那声音在背后停下,然后双手温暖的触感抚上他的背,他才敢相信这不是幻觉。


 


Charles小心翼翼地在线的末端打了一个结,然后凑近,轻轻咬断。


Erik感到自己的背瞬间僵直。


Charles也明显感受到了这点,他也愣了一下。


Erik转过身看着他,他以为他会说点什么,要知道,平时Charles才是话多的那个人。但今晚他异常安静。


好吧,或许是自己给他带来了这份不适。


在安静的氛围把两人完全吞噬前,Erik先开了口,“我来的时候,还去看了一眼Pietro。他和他妈妈过得很快乐,我觉得似乎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们的生活比较好。”


Charles直直地盯着Erik。他本来想说,那你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来打扰我的生活吗?


但是他终究没有说出口,他从来不擅长伤害别人,尤其是对象为Erik的时候。


他的确想跟Erik好好谈谈。但是一瞬间的小脾气告诉自己:那么多次,Erik从来没有给过你开口的机会,也没有向谁解释过他的种种过分行为,你们还有什么好谈的。


于是Charles“哼”了一声,开始收拾那些散落的医疗工具。其间,他的目光在那堆带血的纱布上停滞了一秒钟,然后快速移开,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Erik坐在那里,默默看着他的动作。


 


医疗包平时都放在柜子的第三层,Charles坐在轮椅上的高度不足以够到。


Erik自然地从他手里接过来放上去。


这次轮到了Charles直勾勾地盯着他,那双湛蓝的眼睛,像是要把他看穿。


“怎么了?”Erik被看得有些不自在。


“为什么你每次都可以若无其事地出现在我面前,然后轻易地离开?”Charles无数次这么想,这次他终于说出口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再把这些话憋着就要疯了。


“我……”Erik张了张嘴,像是要解释,但是最终把所有的话化为了一句,“对不起。”


“呵。”Charles冷笑着,却想着他似乎跟以前不太一样了,是往好的方向改变了。


但是那又如何,这并不能抵消他以前对自己、对这个世界做过的混账事。他再也不会原谅他了,Charles想。


“如你所见,我受了点伤,不知道该往哪儿去,就找到了你这儿来。”


好牵强的借口,Charles抿了抿嘴。


“那你现在可以走了。”


“好。”Erik倒是爽快。


Charles听罢,什么也没说,只是叹了口气,然后留给Erik一个背影。


就像以前Erik常常对他做的那样。


 


Charles坐着轮椅出了客厅,余光看见Erik还是直直地站着,他这才注意到Erik今天穿的不是Magneto那身披风,而是再普通不过的休闲装。


这也挺好,Charles这么想着,回到了自己房间。


 


Charles把轮椅停在床头,然后吃力地扶着床沿把自己移到床上。


直到身体突然一轻,他才发现Erik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来到了他身后。


“我来帮你。”Erik抱着他的腰,两人的身体紧密得没有一丝缝隙。


Charles挣扎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因为他想到,自己为他做了那么多,偶尔享受一下他为自己服务也没什么不应该的。


只是,他不敢去想过去有多少次,他无比希望有那么一双手带自己逃离困境。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Erik一次都没有出现。


Charles不敢想。


他怕自己一想,就会心软。


 


Erik把他放上床后,似乎还打算帮忙盖上毯子。但是Charles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而是一把扯过来,下了无声的逐客令。


Erik点了点头,不再停留地出了房间。


 


他不知道的是,Charles是怕他再靠近一点点,自己就会再一次义无反顾地沦陷。他必须喊停。


每次他试图对Erik敞开心扉,最后得到的都只有无尽的伤痛。他不敢了。


 


而Charles不知道的是,每次Erik在抛下他后,都会狠狠责怪自己那可笑的自尊心。复仇?统治?他为了这些虚无的想法一次次毁了本可以安宁的生活和爱他的人。他这次鼓起勇气来找Charles,是想证明自己其实可以做得更好一点。


 


但是他却带给了Charles一夜无眠。


以至于第二天的早餐时间,Hank关切地问起Charles的黑眼圈时,Charles依旧精神恍惚。


整个屋子里没有留下一点Erik来过的痕迹。昨晚的一切就像是自己的一个梦。


 


又是一个午夜降临,Charles这次早早地做好了心理准备,他不会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期待昨晚的情节重演。


Erik一定是有什么事才来找他,但是昨天,他们几乎什么也没说。Erik是个有毅力的人,他一定还会来的。就像是宿命般,逃也逃不过。


 


事实证明,Charles太了解Erik了。


 


但是这次,感到意外的人是Erik。


十二点过后,Erik重蹈昨天的经历。只是在上楼后,他第一眼看到了对着楼梯口的书房里亮着昏暗的灯光,Charles正站在书架前翻阅着一本厚厚的名著。


“你……”Erik犹豫了一下,像是在寻找合适的措辞,“又能走了?”


Charles的表情不悦,皱了一下眉,开口倒是像早就背好了台词般,回答道:“今天Hank到国外参加一个研讨会,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我想,坐轮椅太不方便了,就给自己注射了一支剂药。没用太多的量,刚刚好能走路而已,我的能力还在,所以……或许由你自己说出来这儿的理由会比较好?”


Charles点点自己的太阳穴。但这作为一个威胁来说,太温柔了。


但是同时,他被Erik身上散发出来的,比昨晚更浓重的血腥味震惊到了。


然后,他发现了Erik深色外套上,正渗出来的,星星点点的血迹。


Charles想开口质问他,但还是忍住了。


他把Erik拉到了客厅,小心翼翼地脱下他的外套,更多的血印在里里面浅色色的套头衫上。


是昨天缝合的伤口裂开了,除此之外,Erik的身上还多了几处乌青和擦伤。Charles不知道是昨天自己没看清还是是今天新添的。


 


“怎么回事?”Charles在处理好所有的伤痕后,在Erik对面坐下,忍不住发问。


“处理了一点事情。”


“Erik,你不能这样。”Charles起身,大步上前,“要是你受伤了,你应该去医院。但是你来了这里,我就有义务知道你之前发生了什么。”


“放心吧Charles,没有你的时候,我自己处理过的事比这严重得多。”Erik轻描淡写。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不出三句话就会起争执。


“是啊,这就是你一直在追求的悲惨生活不是吗?流离失所,满身是伤,你就是喜欢这样吧。”Charles尽力把他能想到的伤人的话抛出来。正是因为他比谁都清楚Erik的痛点,他才不敢去提起。但是这次,他被那句“没有你”刺激到了。


原来他对没有自己的生活这么淡然处之,到头来,独自神伤的只有自己一个人。


“当初明明是你放我走的。”Erik果然被激怒了。


“那也是你先有的这个想法!”Charles不甘示弱地回话。


然后,两人就像是赌气似的瞪着对方,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天哪。”Erik突然低下头,用手扶着眉心。


Charles还是看着他,嘴唇被自己咬得鲜红欲滴。


“不管我看到你这张嘴多少次,我都还是想吻上去。”Erik说完,没有给Charles反应的时间,凑上去含住了他微张的双唇。


 


-tbc-


宣传一下,下半部分会收录在魔都天启EC包场的无料中,欢迎大家来找我们玩儿~

评论

热度(48)

  1. 丸山凹平Sweety我是你的星盾啊 转载了此文字
    嘤表白我星盾!!!!超级喜欢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