丸山凹平

别看了 我是神之子

【EC】审美不同如何恋爱 1-2【设计师AU】

yuefreya:

审美不同如何恋爱




 


1、


Lehnsherr先生和Xavier先生开始约会了。


 


Lehnsherr先生和Xavier先生开始约会这件事,全公司花了一天时间就无人不知了。


 


这是一家普通的公司,好吧,实际上也不怎么普通。Lehnsherr先生和Xavier先生所在的这家公司是一家全球品牌服装公司,而他们恰好都是公司设计师。但无论公司是否平凡,设计师这个职位是否普遍,一切公司的八卦都是从茶水间开始的。比如这件事,就是早上和Charles Xavier同一部门的实习生Sean透露给他的好朋友销售部门的Alex时被恰好经过的售后部门的Azazel听到接着火速传给了他很中意而又深爱八卦的时尚女士Emma,接下来,全公司就都知道了。


 


这样看来事情好像很复杂,或许可以换一种简单的说法就是,实际上大家关心的并不是两位设计师开始约会了,而是LehnsherrXavier开始约会了。


 


因为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审美不同如何谈恋爱。


 


用Emma的话说,“上帝,他们俩?怎么可能?他俩的审美相距至少一千光年!”


 


但事实上是的,是的,他们开始约会了。


 


故事的开端,也是从那间茶水间开始的。


 


童装设计师Charles Xavier喜欢在上班之前半小时抵达公司,然后为自己泡一杯咖啡。他喜欢曼哈顿,也有一丁点喜欢太阳在摩天大楼之间跳跃的样子,那欢欣鼓舞极了不是吗,会是让人有好心情的景色。所以今天他也按时来到了那里,而他一走进去就看到了一位先生的背影。他正站在落地玻璃面前唉声叹气。


 


Charles走了过去,“早上好,”他说,虽然有些贸然,他们从未说过太多的话,因为怎么着,那位唉声叹气的先生是男装设计师Erik Lehnsherr,他们并非隶属同一部门,甚至办公室都并不挨着。


 


他看到Lehnsherr转过了脑袋,有些惊讶,嗯,Charles可以理解,因为谁唉声叹气的时候会愿意被人看到呢。


 


“嗨,”Charles耸了耸肩膀,然后指了指外面将几栋大厦的边缘染成金色的阳光,“来得足够早就能看到了,”他用手指勾勒了一下那些金色线条,“多美啊。”


 


“嗯,”Erik有些沉闷的回答,“很有力,你知道的,一般钢筋成分不少于百分之八十,除非是不到两百米的大楼。”


 


你瞧,Emma说得一点也没错,Charles关心那些阳光金线,而Erik关心钢筋。


 


Charles笑了起来,“天哪,你懂的真多。”


 


Erik把嘴巴抿成了一条线,Charles猜他在笑,于是他伸出手,“Charles Xavier,”他自我介绍道,“童装部的,和你一样是设计师。”


 


Erik也接过了Charles的手,他的手真大,手指很长,从Charles的手心包裹到了他的手背,“Erik Lehnsherr,”他保持着那种抿着嘴的表情,外加一些小小的惊讶,“你认识我?”


 


“是啊,我们一起开过会,但我总是坐在很后面,”他显得有些腼腆起来,“人们并不总关心童装设计不是吗?”


 


Erik沉默了一下,在脸上挤出一些复杂的表情,却似乎不知道要说什么,于是Charles晃了晃手中的杯子,“如果你不介意?”


 


“哦,当然,当然。”Erik为他们的童装设计师在小圆桌上腾出了一些地方,看着他经过自己然后将马克杯放到了咖啡机下面,接着咖啡机轰轰的响了一阵子,他又端着杯子回到了他的对面。


 


“我以前在这里没有遇到过你,”Charles跳上了高脚椅,“你知道的,现在离上班时间还早。”


 


“唔,那是因为我今天晚到了一会儿,起来晚了,昨天没睡好。”


 


绿眼睛的男人此刻完全转过身来了,他背靠着玻璃,将一只手插进了裤子口袋里。Charles不得不眯起眼睛,因为看样子阳光也开始为Erik Lehnsherr打造金线了,他喜欢那样。非常喜欢。


 


“那可真够早的,”他对着自己的咖啡杯发出了一声温和的笑声,“我还以为我足够早了。”


 


“男装部的工作任务更重一些——”Erik停顿了一下,但Charles看起来并未觉得有何不妥,他清了清嗓子,“没完没了的会议和修改,充斥着,呃,各种负面情绪的下属,”他看了看Charles,又将嘴巴抿起来了,“真希望你不会遇到类似的事情,因为你——”他又停顿了一下,尽管这次的停顿时间有些久,“呃,如果你不介意,我需要回去工作了,我是说,”他看到了Charles脸上一闪而过的失望,于是又补充道,“我们下次再聊。”


 


Charles看着Erik抓起杯子走得飞快,他对着他的背影挥了挥手,“下次再聊。”


 


他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会有下次聊天的机会,因为,没错,他们在不同的部门而且都很忙。而且他不知道下次能聊什么。钢筋吗?老天,他可对这一窍不通。Charles陷入了一阵胡思乱想,直到他喝完了那杯咖啡,突然发现他拿错了杯子——不,Erik拿错了杯子,Erik拿走了他的杯子。


 


**


 


如果说这家公司设计部的人才们总是各有千秋的话,那么Erik Lehnsherr和Charles Xavier大概是不同的那两个极端。他们就好像磁极的N和S,又或是数轴线上的无穷大和无穷小。要知道,当初公司安排工作总有明智的地方,Erik擅长干练和充满力量的男装设计,而Charles则擅长充满趣味和色彩感十足的童装设计。


 


参观一下他们的办公室,他们的个性便可见端倪。


 


Erik喜欢他的办公室整洁明亮,文件架的边缘和书桌边缘保持平行、文件按照日期排列、设计稿保持在墙上的同一块地方——注意,所有纸张都不能有折角,他讨厌折角,这就是为什么他的碎纸机里永远有那么多废纸,因为他希望每一张稿子都能保持干净平整。这也是为什么实习生永远都不希望自己抽到跟他,当然不是他每天都调得够冷的办公室和他那冷漠的语调还有总是灰色调的办公环境,而是,上帝啊——没有一张纸被允许有折角!


 


Charles就相对好多了,他喜欢自己的办公室更像家一点,也喜欢把铅笔夹在耳朵上工作,虽然这样他时常找不到铅笔——当他把铅笔夹在耳朵上时。他喜欢古典的台灯和一些垂挂的云朵装饰,虽然那些装饰会偶尔撞到他的助手Hank的脑袋——反正他自己从未撞到过。杂乱无章的线条和随性的文件夹——找不到设计稿?这就对了,孩子们不是也总能把自己的玩具藏到各种家长们想象不到的地方吗?


 


所以即使是成为朋友,Erik那种人和Charles那种人可以交流也是很令人费解的。


 


Charles自己大概也很难理解,他像往常那样提前一点来到办公室,拿着他自己的马克杯去茶水间泡一杯咖啡,看看阳光。


 


但他遇到了Erik,你瞧啊,他穿着深灰色的西裤和扣到最后一颗扣子的浅紫色衬衣,有浮雕的金属袖扣和不超过手腕一英寸的袖口——他多完美啊,他本身就是完美的代言。Charles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使得这位先生一大早就在这里唉声叹气,而他也未必有机会和他说更多话了。


 


直到他喝完咖啡。


 


白色马克杯底部显现出一个黑色的立方体透视图,Charles在胸腔里惊讶了一下,接着意识到Erik拿错了杯子。


 


没错,他拿错了杯子,因为虽然他们是如此不同的设计师,但却挑选了同一款马克杯——不同的是,Charles的杯子底部是一只慵懒的小熊。


 


 


 


 


 


2、


 


今天的Erik Lehnsherr也是一如既往的严格,他通常从正常上班时间前十分钟开始训人,用他的话说——那个时间办公室人比较少,可以为下属保持尊严。但这也无法挽救他的下属都呈现出统一打造的苦逼脸,他们列队从男装设计总监的办公室鱼贯而出,表情都和他们的上司一模一样。所幸的是,铁血Lehnsherr以高质量的设计稿和对工作的热忱征服了一些人,所以男装设计部的跳槽率并不高。另一部分原因是——总有人能因为帅气程度而忍受一个变态上司。


 


现在,他的下属们刚刚从他铁青色的办公室出去,Erik正埋头皱眉盯着今早一位实习生递来的资料。他听到一阵脚步声,像是从门口折返回来,“百分之五,我认为你提交给我的资料还差百分之五的完整度。”但他没有听到预期的回应,而是一声介于男中音和男高音之间的温和的嗓音。


 


“嗨,我是说,早上好,Lehnsherr先生。”


 


Erik诧异的抬头,看到那个人——有着漂亮蓝眼睛的Xavier先生正站在他的办公室门口,脸色浮现着忐忑的神情。


 


“呃,早上好,”Erik站了起来,越过办公桌朝Xavier伸出手掌,他可不愿意让Xavier觉得他不欢迎他的到来。事实上,他是如此欢迎。


 


Charles跟他握了握手,他显得有些激动,一丁点,或许没人能看出来。他还顺便拉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下摆,以便遮住他自认为发福的屁股。


 


“你瞧,我应该昨天就给你送回来的,只是我恰好要出门,而且,我总得把它洗干净,”Charles说着从身后将那只拿着杯子的手探了出来,雪白的马克杯,他将它的底部朝外,好让Lehnsherr方便看到底部的立方体透视图。


 


而他显然看到了,“啊,这是我的杯子,”Erik说道,他抿了抿嘴,接过杯子,又对Charles说,“我昨天拿错了你的杯子。”


 


“是的,你拿了我的杯子,”Charles重复道,接着他们沉默了两秒,不是尴尬的那种,因为他们最终都笑了起来。


 


这笑声在Erik办公室周围显然是不妥的,但Erik和Charles都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这一举动引起了好几个从隔间挡板偷偷探出的脑袋。总之他们聊了起来,感谢上帝他们用了同一款杯子,而Erik拿错了杯子。尽管Charles意识到自己刚才进入Erik办公室的时机并不是很恰当,但现在Erik彻底消除了他的顾虑。


 


而Charles想,他是如何那么快将自己从刚才认真工作的严肃状态转换为现在仿佛老朋友一样的叫人放松。所以他们自然而然的聊到了工作,一些设计方面的问题,还有,工作上的苦恼。


 


“你知道这是难免的,”Charles耸了耸肩膀,他正打算回答Erik提出的如何解决灵感的问题,“不是为他们,而是要成为他们。”


 


“这听起来有些困难。”


 


“哦,拜托我的朋友,谁不是从孩子的时候过来的呢,我通常都会去游乐场来找灵感,人们总是希望孩子们快乐的不是吗?”大概是回忆让Charles有些快乐过头了,于是他说,“我这周正打算去,你可以和我一起去——”不出一秒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突兀,而且,很好,Erik也愣在了那里。


 


Charles清了清嗓子,他沉默的站了起来,“哦,抱歉,我得回去工作了。”他尴尬极了,甚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自己说出了那么愚蠢的一句话,他不得不把头发撩到耳后来掩饰自己的脸红。


 


接着他走出了Erik的办公室,假装自己没有看到外面那几个实习生好奇的目光。但糟糕的是,Erik追了出来,“嘿,”他在他身后喊他,“你忘记了你的杯子。”


 


“哦,你瞧,是的,我——”Charles忐忑的走回去,接过了Erik递给他的杯子。


 


现在他们离得很近了,他感到Erik扫视了一圈他办公室外面,那几个脑袋识时务的缩了回去,接着听到Erik的声音很低的说,“给我时间和地点,你有我的内线,还有,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喊我Erik。”


 


Charles不知道Erik是否确保他的声音低得除了他之外没有人听得到,他的脸热得快要爆炸了,自顾不暇。天知道Erik的声音有多么性感,尤其是在他的耳朵边说话时。他甚至开始羡慕那些实习生,因为他们每天都能听到这样的声音——他愿意被训斥,是的,哪怕是训斥。


 


当他冲回办公室,Hank正在门口打算进去找他。他将Hank拉进了办公室,接着问这个一头雾水的高个子男人,“天哪,我需要你的帮助Hank,”Charles觉得自己声音有点抖,“如果你和别人约会——啊不,我是说,就是比较正式的场合,你会怎么穿着呢?”


 


**


 


“所以你就穿着西装,打着温莎结来游乐场了吗?”Erik这次再也无法抿嘴了,他笑了,Charles看到了他的牙齿,在太阳底下显得如此辉煌。


 


Charles有些恍惚,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因为Erik大笑的样子也是如此令人着迷,他也跟着笑起来,但只是抖了抖肩膀。他也从未见过Erik穿成现在这样,一件白色的T恤和皮风衣——他总是在办公室穿得很正式。


 


“你的助手很不靠谱,”Erik补充道,“你或许下次应该来问问我,”但他又眯起了眼睛,“但我不太想你看起来太时髦。”


 


“哦,听哪,我不适合太时髦吗?”Charles假装皱眉,“我还以为我们的设计师能让所有人都看起来即时髦又帅气呢。”


 


“我当然可以,”Erik抿住嘴,“这是我的工作。”他没有回答Charles的问题,反正他觉得现在Charles也很好。他穿得像个大学教授,或许就差一副眼镜来遮盖他的光彩了。Charles并没有纠结这个问题,他轻车熟路的带着Erik穿梭在人群里,并很快的为他买来了一只雪糕——薄荷味的。


 


“抱歉,他们只有这个味道了,”Charles说。


 


“没关系,我喜欢薄荷。”


 


“天哪,我也喜欢!”


 


如果相处时间够长就能交换相同的爱好的话,Charles愿意整天整夜都和Erik呆在一起。当然,相处时间够长也足以发现许多分歧,比如Charles喜欢的爆米花Erik很讨厌,还有那些吵闹的孩子,他们似乎很惧怕Erik——他不笑的时候太严肃了,但Charles觉得他们是这个世界的活力来源。


 


“你不喜欢吃太甜对吗?”


 


“是的。”


 


“但你喜欢运动,让我猜猜,”Charles托着下巴想了想,“慢跑?”


 


“很接近,我更喜欢走路,”Erik夸张的笑道,“如果你持续的猜对,我都要怀疑你会读心了。”


 


“啊哈,如果会的话就好了,”Charles咯咯的笑起来,“但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身材那么好了,要知道我就不行,我没办法保持健身,”他有些失望的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但Erik回答他说,“但你拥有快乐的秘诀。”


 


他们很快又发现了一项分歧,就是Charles热衷的云霄飞车,他很诧异Erik居然不喜欢。


 


“这看起来很不踏实!”Erik这样评价。


 


但他们还是上去坐了,Charles打算在Erik面前显示自己的勇敢。但是,显然——失败了。


 


他们看到了游乐场为他们抓拍的照片,非常戏剧化的狂风中尖叫的Charles和面无表情的Erik。


 


“上帝啊,这可不行,”Charles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为什么,我觉得挺好的。”Erik饶有兴趣的买下了照片,尽管Charles抗议了很久。


 


不过如果Charles把心里的秘密告诉Erik的话他或许会答应重新要一张他们出发前笑得很自然的那张——不然打温莎结装成熟的功夫就全部白费了呀,这样看起来,Erik和Charles的年纪差真的太像父子啦。






——TBC——

评论(2)

热度(295)